首页 > 书库 > 《剑魔》剑魔异界游 立场倒换 剑魔无广告

剑魔

玄幻修真连载中

主角是萧云,萧云道的小说《剑魔》此文是李小七原创的玄幻修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尹先生笑道:“你们都是定闲送来的,不过她来时才五六岁,现在大你一岁。” 萧寒月一面走一面看着剑阁风光,心道:我一定要学好武艺,云

|更新:2020-02-07 21:35: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萧云,萧云道的小说《剑魔》此文是李小七原创的玄幻修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尹先生笑道:“你们都是定闲送来的,不过她来时才五六岁,现在大你一岁。” 萧寒月一面走一面看着剑阁风光,心道:我一定要学好武艺,云

《剑魔》免费试读

尹先生笑道:“你们都是定闲送来的,不过她来时才五六岁,现在大你一岁。”

萧寒月一面走一面看着剑阁风光,心道:我一定要学好武艺,云弟,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萧云醒来时,所处是一个山洞,眼前立着那冷面的道士天一。

他急喊:“姐姐!姐姐!”

无人回应。

“道士,我姐姐呢?”

天一道:“被一位高人接走了,想来现在安全得很。”

萧云道:“这是哪里……道士,快送我回萧家堡,我要回家!”

天一道:“家?你爹娘早已死了,哪儿还有家。”

萧云忽然双目泛红,挣扎着往外爬,嘶吼道:“我要报仇!”

天一道:“你知道仇人是谁吗,他们有多厉害?”

萧云叫道:“我不管!”

天一冷笑:“匹夫之勇,贫道站在这里不动,你可用你那血肉之躯随意撞来,但凡我身体动一动,就任你下山。”

萧云猛地从地上窜起,狠狠地撞向天一,砰,他只觉得撞击的那只胳膊疼痛欲裂,天一拂尘一扫,萧云滚回了原处,他犹自不服,一次次落地,一次次爬起,就像一头发狂的小豹子。

最后一次,萧云无力在地上躺了半天,忽然靠着双臂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死死盯着天一,刹那间一个冲刺,飞蛾扑火般掠空撞去。

撞上的瞬间,天一伸出两手柔力止住了他的身体,叹道:“好吧,我让你下山,不过,今天你累了,想来也没力气走山路,洞里有食物饮水,吃饱喝足,明日下山去吧。”

天一说完出洞,萧云在地上呆坐好长时间,忽地爬向洞内。

洞外,天一望着眼前山景,悠悠叹口气,道:“天道无常,却又是一个轮回……”

这句话,似乎存储着无边的记忆。

第二日天一进洞,道:“可吃饱了,还要下山吗?”

萧云不答,挎上装满水食的包袱,起身就走。

天一也不计较,慢慢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同出了洞。

洞外,俯瞰可见群山叠翠,浮云雾霭,但踏在脚下,唯一感觉就是崎岖。

天一随了不远就停下,看着这个倔强的少年一步步跨出,直至没入山林。

萧云从没有行山的经验,一路来,衣服破了,身上处处伤痕,骨头也与山岩撞出了酸痛。这些都不算什么,山中无道路,日头也每每隐没云层中,走不多远他就迷了,包袱里的水食也摔散了,萧云把水囊捡起来,内中一滴不剩。

没有水该怎么撑下去?萧云游目四望,眼一亮,野果!

接下来他便开始注意身周灌木,野果不少,但大多水分稀少,好不容易碰到一棵长满果子的树,努力爬上去吃了个饱,下来刚躺一会儿,腹内就如火烧,他才明白果子有毒,翻滚着痛晕过去……醒时,日头已西斜,他腹内倒是不烧了,身体却虚弱得很,看到野果时,再不敢随意尝。

头晕眼花中,身边忽掠过一只兔子,萧云苦笑一声,也无可奈何,又不久,许多动物都争相从旁边冲过,往一个方向而去,萧云心奇:它们是去朝圣么?否则为何豺狼可以跟羊鹿相隔不远并行?压下对大型动物的恐惧,萧云挪步过去,一炷香后恍然大悟,原来动物们的目的地是一道丈余宽蜿蜒的山溪,正罗列两厢饮水,无一相恶,萧云兴奋冲过去,像动物们那样俯身咕咕喝水,撑了个肚饱之后,躺在不远一株大树下歇息,而那些动物饮完水后原路掠回,并无厮杀。

萧云被这空前的和平感染,昏昏欲睡。

嘶嘶……

短时山中养就的警觉让他乍醒,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大骇,只见头顶的大树上正盘踞着一条碗口粗的巨蟒,腥红舌头吞吐,仿佛在思考怎样对树下这个到嘴边的食物下口,萧云一瞬间魂胆俱散,甚至忘了逃跑。

大蛇蓄势正欲攻击,一道白影电一样闪过,在大蛇的胸腹部位划过一道口子,血涌出来,那白影在树杈上站定,竟是一半人高的雪白猿猴,巨蛇大怒,调转矛头攻去,只是白猴聪明得很,并不正面为战,而是不断利用枝杈腾挪游移,专门攻击大蛇无法照顾到的胸腹部位,大蛇野性勃发,无奈身体拐绕在树上,施展不开手段,自己的血却每时在耗费,所以不久就半垂在树上没了生息。

白猴在大蛇七寸处一掏,掏出一枚硕大的蛇胆来,下树落定在萧云身前,萧云这才回过神,奇怪地看着白猴,白猴也奇怪看着他,萧云挠头傻笑,白猴也挠头傻笑,萧云脱口道:“谢谢你啊,白猴。”

那白猴竟然摇了摇头,萧云奇道:“你懂人言?”

白猴不回应,手平伸到萧云面前,萧云直觉腥臭扑鼻,下意识后退一步,白猴感觉不到礼物送出对象的喜悦,悻悻收回手,三两口自己吞了。

萧云没工夫跟它纠缠,挎起装着新灌水囊的包袱,道:“我要走了,日落前要赶下山呢。”

哪想白猴一听,一个闪电抢过他肩头包袱,飞到一棵树后探头探脑,萧云琢磨道:“你要我陪你玩?”

白猴渴盼地点点头,萧云毕竟才十三岁,玩心被挑起,向它追去,一人一猴在林间嬉戏,不知疲倦,不觉天已向晚,萧云想到自己的使命,停下,对白猴道:“不玩了,你自个玩吧,包袱给我,我要下山了。”

白猴不情愿地递过来,萧云指尖刚碰到边缘,白猴倏忽收了回去,萧云不防它这招,向前晃了个趔趄,白猴抓着包袱坐在地上,拍腿大笑,状极放肆,萧云有些恼怒,逼过去,道:“给我!”

白猴不屑撇撇嘴,头扭过一边,包袱递了过来,萧云稍放心,又伸手去拿,哪知再次中招向前扑倒,嘴巴啃了泥,猴子实在忍不住了,跳起来在眼前打圈狂叫,萧云怒火腾起,使命追去,一人一猴在山林间追逐,伴随着怒吼和讽刺的尖叫。

萧云摔了很多遍,忽然泄气坐在地上,心道,我这是在做什么,竟被一只猴子整得晕头转向,又有什么本事去报仇?

白猴见萧云不动了,有些好奇,想凑过来,又怕萧云也在搞预谋,东西若被夺回就没得玩了。哪知萧云坐了半天突然站起,沿溪流下行,期间猴子在前面翻跟头、作怪样、扮死人,如何逗弄萧云都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急得它抓耳挠腮。

萧云总算沿溪流到达了山脚,白猴一个飞纵落到他身前,正正经经地把包袱递上来,萧云站定,却不理它,白猴随后把包袱放到地上,远远躲到一块大石后偷看,萧云才捡起来继续赶路,白猴不舍地看着他,很久方隐入山林。

出山不远,就到达一村落,这村子也就一二十户人家,萧云东张西望,他生于富贵之家,见什么好奇什么,见到一位老婆婆在喂鸡,觉得亲切,就过去道:“老婆婆,今夜可以在您这里借宿一宿么?”

老婆婆放下手里活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萧云以为提得太直接,打开包袱道:“婆婆,我给你钱的,这里有。”

婆婆摇头,笑道:“不要看了,小公子,进来吧。”

门扉虚掩,萧云进了院,老婆婆冲屋里喊:“丫儿,丫儿,来客人了。”

不久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走出来,嘀咕道:“咱们家这么穷,谁会来。”

老婆婆道:“小公子别见怪……你这丫头,这位小公子大概是从山上来的,今晚要在咱们家借宿,快去把柴房清理一下。”

丫儿看是个同龄的男孩子,脸上一红,很快叫道:“呀,小哥哥,你碰上打劫的了?”

萧云这才发现自己形貌狼狈,赧颜道:“山里道不熟,跌了几跤。”

丫儿蹦跳着去了,老婆婆领着萧云入了房,坐定,倒了水充茶。萧云四下打量,见这屋子不是一般简陋,若他还是萧家堡少爷,怕是连进都不肯进的,遭遇巨变后,心志长大了许多,对万事开始学着接受。

老婆婆笑道:“家里简陋,小公子见笑了。”

萧云道:“婆婆说的什么话,家再陋也是家,哪像……”

他神情黯淡住了口,帮老婆婆打下手。

老婆婆道:“小相公是有什么伤心往事吧,唉,人这一辈子难免磕磕绊绊的,但总要过下去,像丫儿她爹娘死得早,这丫头从小苦水里泡大的,跟着我这个老太婆没享过一天福,家里又没有主事的,老身祖孙俩就靠着给村里的猎户们缝补浆洗衣物过活。”

萧云没想到,刚刚那个蹦蹦跳跳的丫儿,却比自己不幸得多。

老婆婆笑道:“所以啊,小公子,凡事想开些,莫要认死理,就像丫儿,现在苦点儿,等两年她年岁大了,就找户人家嫁了,也算个盼头。”

萧云被这么一说,心情也畅快了许多,附和道:“婆婆说的是,丫儿姑娘人长得好看,又能干,准能嫁个好人家。”

没多久丫儿又蹦跳着进来,道:“奶奶,小哥哥,饭菜做好了。”

看得出来有客人她相当高兴。

老婆婆笑道:“山里东西缺,舍不得点油灯,所以就早早吃饭了,小公子别不习惯。”

萧云道:“婆婆还是别叫我小公子了,我姓萧,就叫我小萧吧,我叫您奶奶。”

老婆婆笑道:“那老婆子就不客气了……唉,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孙子就好了。”

这时两人已经到了院子里,丫儿摆弄着一切,闻言嗔道:“奶奶,丫儿亏着您了?”

《剑魔》精彩评论

    我竟然没有加这《剑魔》单!说实话安知水不就是寻常的势利女吗,没发迹不闻不问,一发迹就贴上来,妹妹也很一般。但是安南秀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就直推安南秀和腹黑罗秀。就像我仙剑只喜欢灵儿一样。第一个而且是装绑可成长用到毕业都不需要换传说媳妇而且还是原始积累改变主角(萧云,萧云道)命运的媳妇不好好珍惜交公粮一辈子还花心我觉得人品有问题。同理的还有龙王的女婿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