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穿越之农女喜结良缘 章节目录 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GL

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

古代言情已完结

新书《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马非白马,主角骆甜甜,聂君生,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骆甜甜扣扣耳朵,表现出一副及其不爽的样子说“老爹,你想坑你女儿是吧,我知道你打什么注意,但是……我要拜他为师,绝对不会做他的妻子

|更新:2020-02-10 14:35: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马非白马,主角骆甜甜,聂君生,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骆甜甜扣扣耳朵,表现出一副及其不爽的样子说“老爹,你想坑你女儿是吧,我知道你打什么注意,但是……我要拜他为师,绝对不会做他的妻子

《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免费试读

骆甜甜扣扣耳朵,表现出一副及其不爽的样子说“老爹,你想坑你女儿是吧,我知道你打什么注意,但是……我要拜他为师,绝对不会做他的妻子。”

骆甜甜没有想到其中的厉害关系,要是知道的话,兴许她还是会一意孤行,但为什么就她吃亏,要是这次嫁给他然后这趟镖走完,自己不是又要一个人回来,到时候落得被别人抛弃的后果,只怕要再嫁……就困难了。

骆三铁转头对自己女儿眨了眨眼,骆甜甜牛逼哄哄的将鼻子往天上一戳,表示根本不听他任何解释,谁让他昨晚把自己关在仓库的,虽然仓库有小床,但是这大冬天的,那么冷,而且到了饭点饭也没被送来,等饭点过了个把时辰冷饭才端过来,我骆甜甜是狗么?狗在冬天也能吃上热饭吧。想想就来气,老爹为了惩罚自己简直到了丧心病狂,那自己为什么要顾及他赚钱呢,哼……

“嘶嘶——”老爹嘴里发出信号,表示要求两人商量一下。

骆甜甜撇撇嘴,表示自己生气生大发了,休想糊弄过去。

“甜甜~”骆老爹捏着自己小辫子往骆甜甜身边一簇,嘻嘻哈哈的哄着她。

骆甜甜转身“哼唧——”一声,完全不管老爹在别人面前的颜面,虽然他昨晚那样对自己,拍着胸脯问问,自从娘亲走后他连打都没打过自己,昨天真的是太过分了。

“乖女儿~我给你分三分利,怎么样?”骆老爹心里打着算盘,昨天惩罚骆甜甜关仓库其实也是事出有因的,首先骆甜甜本人就耐不住性子,就她那被自己画成麻子脸,还到处张扬说自己得了瘟疫呢,虽然这也起到了宣传效果,但是难保不会露馅儿,而他完完全全明白女儿的性格,要想让她乖乖呆着是不可能的,只能采取非常措施,但是那个饿饭……确实是为了惩罚她,不过大概是她平时得罪厨房活计得罪深了,不知道是谁给她送了冷饭,这可是真的误会啊。

骆甜甜听到老爹说让三分利,内心就开始在盘算到底是多少钱,由于自己也不懂算数,只晓得三分利就是所有利润的三分之一,看来这份似乎还不赖,心里痒痒的想着要不要就现在松口,毕竟父女之情有时候确实没有金钱靠谱嘛。

骆甜甜算着算着心里就乐开了花,她想到有了这笔钱就可以少收点保护费,保护费收多了手下的人保护的任务就多了,物力财力都支撑不住,刚想着裁员呢,没想到就来了这么笔钱,看来真是天助我也啊。

骆三铁见骆甜甜没有动静,以为骆甜甜觉得盈利少了呢,立时心口一抽,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是这么一个人物,太强悍,太牛逼,自己真是要自叹不如了啊。

“那不如,我承诺以后每月给你一钱银子的零花钱?”

骆甜甜一听,眼睛放光的立马和老爹握手言和,“成交。”

老爹看着骆甜甜的表情,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啊。不过谁让这是他和妻子唯一的孩子呢,宠着总是没错的。

骆甜甜想通之后里面变了个脸笑嘻嘻的对聂君生打招呼说“帅哥,等你休了我当我师傅哈,千万不要逃,哇哈哈哈哈哈——”

随着骆甜甜最后这几声笑,聂君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心里无以复加的沉重起来。

于是,骆甜甜这个被感染了瘟疫的人竟然还要成亲的事情就一传十十传百,也不知是否传到了都城,总之,所有人都惊奇到底是谁有这胆量能娶这位霸王,并且霸王还是将死之人,这件事情真是奇葩到了极点,也只有骆家才能出这样的事情吧。

便有人回答说:不对不对,听说这次娶了骆家霸王的人是都城来探亲的聂家公子,但是这聂公子也真是倒霉,探个亲就被传染上了瘟疫,所以两家人都有愿望说希望看到子女能够成亲,起码到了下面还有人相伴不会孤单不是。

最后的谣传便成了,骆家霸王终于在死之前有人娶她了,而且这次娶她的人还得到了一对飞虎擒鸟珍宝,一座价值上百两银子的府宅,哎,这骆霸王真是到了死都这么悲惨,看来这亲是结定了。

而所有人都几乎遗忘了整个事情的重点人物,那个聂家公子到底是何方人物,为何突然出现在关禹,而又为何要去打那个擂台迎娶任何人都不敢娶的骆家霸王。

关禹前往都城的大道上一路吹吹打打,前面数十辆马车内置办的是骆甜甜的嫁妆,后面两辆板车上各拉一副棺材,似乎随时迎接着两位新人入葬。

而骆甜甜此时正窝在其中一辆马车内,哈欠连天的抱怨着这雪路的艰难。

不过雪一下下来,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有什么状况的话也容易及时发现,而且这次准备工作做的这么到位,想必也不会被人怀疑,恐怕能够安然到都城了,如果不是连夜赶着路程,怕两位新人突发“意外”,骆甜甜反倒觉得雪天赶路也是一种比较不错的情趣。

反正马车内有暖炉,有裘衣,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真不知道这个聂君生是什么来头,竟然这么大牌场的迎娶自己。

骆甜甜看着这配置,一直觉得自己真的是正在嫁出去的路途上了。

骆甜甜啧啧感慨着,一旁“陪嫁”的小喜鹊和莲蓉包两人早已睡死过去,马车内太暖和,熏的人直想睡觉,骆甜甜正要伸个懒腰继续眯一会儿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身形随着惯性往前一冲,差点从马车的帘帐中从破出去。

骆甜甜觉得此次刹车有点不对劲,立马警惕的将毯子下的短刀藏于袖中。小喜鹊和莲蓉包被马车的惯性摇醒,此时都莫名其妙的等着大小姐发号施令,两人似乎对突发状况有所警惕,都小心翼翼的相互对望一眼,随后在骆甜甜的一个眼神指挥下两人退后到马车的最后缩在一角。

骆甜甜提了一口气,轻轻掀开厚重的牛皮帘子,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却发现赶马车的小童此时并不在马车上,而前后方的马车也都停了下来,一切似乎都很安静。

骆甜甜没有放松警惕,悄悄下了马车踩在深入脚腕的雪地里,却在下一刻被一个人一下子揽过去捂住嘴。骆甜甜本能的反应想要呼叫,但是声音发出后只剩下呜呜咽咽的声响,骆甜甜此时回头看,才看见未着面纱的俊俏男人,那男人脸上的红色麻点还在,但是不难看出本人还是很俊秀帅气的。

而骆甜甜由于长期在马车内不出面,所以脸上的那些东西也就没有再装饰,此时看来却也透着一股清秀,只是这丫头一遇到事情表情就爱夸赞,此时正瞪圆眼睛,没有皱在一起盯着聂君生,意思是让他松手。

聂君生小声在骆甜甜耳旁说道“小心周围,有埋伏。”随后便放开骆甜甜,两人也迅速分开一段距离。

骆甜甜听到有埋伏几个字,哪里还扭捏的管刚才到底是不是有点内心一暖,并且有种奇怪的感觉发生,此时已经全服神经都紧绷起来查探着四周。

“赶马车的小童呢?”骆甜甜不忘问其他人的安危,想到小童在自己毫无感觉的情况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对方手段相当高超啊。

“不知道,我在前面每一个反应,就听到一个声音,回头去看的时候前面赶马车的小童已经不见了。”

“看来是一群‘飞贼’,小心头上。”骆甜甜说完飞贼二字,头上就突然冲下来一个蒙面黑衣人,此人隐藏在树后,不主动出击的情况下却也很难辨别。

骆甜甜当机立断抽出短刀去迎,却没料到那人见到自己手中短刀后在空中突然一个打旋转了一个方向冲向聂君生,聂君生立马抛起扇子,扇子随着弧度打着旋儿的展开,展开的瞬间扇尖放射出几根毒针,让那空中的人始料不及,奈何针尖与自己距离已经相当近了,要想再急转躲开已经不可能。

骆甜甜惊讶于聂君生的扇子竟然有这一层厉害武器,却一直以为这人装逼,大冬天的又不冷还拿个扇子,往好处想以为是哪位姘头送的定情信物,往不好处想还以为这公子就是个装逼二货。

如此看来,骆甜甜真的是误会了他了。

“啊——”只听黑衣人在空中突然被毒针穿破锁骨,身形在空中一顿,立马没有任何气势的往地上落去。

骆甜甜已经准备好上去一击,却见那黑衣人似乎知道骆甜甜不给自己后路一般,落到地上后起身一跃准备逃走,但是骆甜甜怎么会容忍偷袭自己的人离开,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骆甜甜已经一跃在空中三百六十度转体落在黑衣人脑袋正上方,手中握着短剑想要制服黑衣人。

黑衣人被骆甜甜逼的没有退路,停顿的身子也在骆甜甜短刀的下落而削伤肩膀,肩膀处划拉一下拉开了包裹的衣服,里面露出半截肌肤,只见之前还完好无损的地方此时散发出一股臭味,肌肤也变得暗黑。黑衣人知道这是拜刚才那一毒针所赐,在怎么也逃不了了,便一狠心将舌头一咬,立马跪倒下去。

骆甜甜没想到这人竟然是死士,那么很有可能这次走镖的天一剑也已经被走漏了消息。

罗甜甜与聂君生相视传递眼神,两人都警惕的靠近黑衣人的尸体,只见黑衣人嘴角流出的红血浸染了白雪,看上去突兀极了。

“咦,为何他中了毒针却并未流黑血?”在骆甜甜的印象里,似乎中毒的人都是那种血变成黑色的吧,怎么这个人却并没有如此,血迹还很鲜活。

“这毒针是假的,用了特制的草药给对方一种死前的威慑感,一般为了换取解药都会吐露出一些消息

《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白马非白马)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江湖快马之喜结良缘》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