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解梦者》解梦针灸 紧缚 解梦者年上攻

解梦者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解梦者》是懒人君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方幽,方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幽,你看报纸。”白翎叼过来今天的早报“唐氏企业的现任董事长过世了。” “心脏病突发。”方幽扫了一眼标题“别是不小心吃错药了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4:29: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解梦者》是懒人君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方幽,方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幽,你看报纸。”白翎叼过来今天的早报“唐氏企业的现任董事长过世了。” “心脏病突发。”方幽扫了一眼标题“别是不小心吃错药了吧

《解梦者》免费试读

“小幽,你看报纸。”白翎叼过来今天的早报“唐氏企业的现任董事长过世了。”

“心脏病突发。”方幽扫了一眼标题“别是不小心吃错药了吧?”

“叮咚叮咚。”外面门铃声响起。

“方小姐,您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快递员递过来一个小包裹。

方幽签了字接过包裹,打了开来,是一张烫金请柬,漂亮的字体熠熠生辉。

“请柬哇?又可以混吃混喝了。”白翎跳到了方幽肩上,看看谁是那个冤大头“拍立佳公司

副总裁李倪倩妮,上回请你去拍卖会的那个女人?”

“小白的记性不错么。”方幽收起了请柬“无事献殷勤。”后半句消音在嗓子里,似乎是留了

一丝余地。

“不想去就别去了。”白翎叼开请柬。

“唐老爷子才刚去世,就有人要庆贺她的公司上市,真是人生无常。”方幽搅动着杯子里的

咖啡,伴侣的颜色一圈一圈打开,勾画出了Nai白色的线。

几日后的傍晚,方幽照旧穿着那身黑色的旗袍出门了。

材质光滑的布料,精密的针脚,细致的绾边,只是如同浓夜的纯黑,沉闷压抑。

“方小姐。”李夫人执着两杯香槟走近,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方幽“多谢赏光了。”

“客气了。”方幽垂着的双眼注视着李夫人的高跟鞋“这鞋子很漂亮。”

“难得有人注意到啊,旁人最多注意到衣服。”李夫人还想再说什么,被旁边的人叫走了。

“方小姐。”身后一抹甜甜的声音,转身看去,原来是唐五小姐,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唐五小姐,事情还顺利吧?”方幽晃悠着自己手中的酒杯。

“什么事情?我有拜托方小姐什么事情么?”唐五小姐淡然一笑,递上手中的盒子“前些日

子买了款首饰,想着蛮适合方小姐的,特意带了过来,还请笑纳。”

“无功不受禄啊。”方幽并没有伸出手。

“怎么方小姐此时却不在乎了?”

“方小姐,我回来了,原来唐五小姐也在这儿。”李夫人热络地挽上唐五小姐的胳膊“唐老

的事我很是惋惜,还请节哀顺便。”

“他老人家的病我们心里都有准备的,总能好受些。”唐五小姐抚住心口,眉头轻蹙。

“唐五小姐没事我便放心了。”李夫人面上温和“我还有些体己话要和方小姐单独聊聊,就

先失陪了。”说完便拉着方幽离开去了一旁的休憩室。

“方小姐,多年一别,年华依旧啊。”李夫人关好了门。

“唐五小姐的事已经办妥了,不知道李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唐五小姐刚把拍品物归原主,方小姐缘何又不接?”李夫人整了整褶皱了的

衣裙,一派优雅不由言说。

“不是不要,时候未到。”方幽轻倚在欧式风格的靠背椅上,从李夫人的角度看过去,只是

一个侧影,黑色的旗袍衬托的脖颈处更显洁白素雅。

“像,太像了。”李夫人定了定心神,走了过去,面对方幽“当年你来到府上,自称是故人

报恩,家里都不相信,我们还险些将你赶了出去。”

“像谁?”方幽抬起双眼,弥漫着妖魅,妖魅却混合素雅。

“像我外祖母年轻时候的一张照片,放在老宅子里的,一个大大的相框里面放了很多人的照

片,我小时候便喜欢盯着瞧,一眼便能认出那张照片,照片上是外祖母的侧影,也是穿了件

与你这款型相似的旗袍,颜色看不出来,至于花纹什么样我倒记不清了。”

“这旗袍原先的主人是我一个熟人,应该不会是你外祖母的。”方幽收回目光。

“话题扯远了,刚才见你不收回唐五小姐的礼物,我怕方小姐心中存了愤懑,特来调和。”

李夫人从往事的回忆里拨回了思绪,又谈到当下的事情。

“李夫人言重了,”方幽摇头“想当年方某被迫褪下那串手链也没说什么。”

“今昔不同往日,李家家大业大,有事可以自己解决,自然不会再麻烦方小姐。”李夫人不

着痕迹地坐在了方幽的对面。

“就是说我想报复一下也很困难了?”方幽轻笑,嘴角勾起的明媚,配了旗袍那纯黑的布料,

却生生蒙上了一层诡异。

“这是哪里话?”李夫人的语气略显生硬。

“笃笃笃。”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李夫人站了起来,步态优雅地走过去开了门。

“李倪倩妮女士么?你好,这是逮捕令,您涉嫌参与一起谋杀案,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是不是搞错了?”李夫人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起来,看到跟在警察旁边的唐五小姐,转为了

大惊失色。

“李夫人还有事,那我先告辞了。”方幽站起了身穿过警察的包围站到了走廊上。

“还有,这位警官,我以前被偷了条手链,在警局报过案的,前些日子居然被拿出来公开拍

卖,小偷好像太猖狂了,不把警方放在眼里啊。”方幽抿嘴一笑。

“你胡说,明明是你送给我的。”李夫人气急败坏,想是没被人泼过这么脏的脏水。

“可是,咱两以前不认识啊,我怎么会把我的手链送给你呢?”方幽刻意在“我的”两个字

上加了重音。

“你!”李夫人急得跺脚“忘恩负义,别忘了我外祖母当年救了你的命,你才会留下手链做

信物的。”

“是么?”方幽眯起了眼睛“可是救我的那个人并没有儿女啊,因为她。。。很年轻的时候就

去世了。。。”

“什么?”李夫人睁大了眼睛。

方幽没有再说话,转身走向了大厅,李夫人望着那一剪侧影,漆黑的旗袍熨贴出美好的身形,

丝滑的材质衬托着的锦绣年华,还有更令人惊讶的,旗袍上面刺着花纹,金色的纹路,耀眼

而妖魅,妖魅却素雅,明丽的凤凰盘踞着漆黑的旗袍,恰似与生俱来。李夫人的脑海中忽然

浮现出老宅一堆照片中最显眼的那一张,照片中的女子倚坐在一把靠背椅上,只看得到一个

侧影,穿着熨帖雅致的旗袍,那些早已忘掉的细节陡然清晰起来,旗袍上露出的花纹竟是与

眼前所见别无二致。

脑海里飞速掠影想要抓住什么,却是小时候趴在外祖母膝头时听见的叹息“如果我的孪生姐

姐活到现在,也跟我一样儿孙满堂了吧?”

大厅处因了警察的原因闹闹哄哄,李夫人却只关注着那穿着旗袍越走越远的人,好像从一个

过去的时间而来又要回去到属于她的时间段里。

又是一天阳光明媚天朗气清啊!

“小幽,你的手链警方还给你了?”白翎看见刚回来的方幽左手腕上多了一串手链,折

射着绚丽的色泽,却难以辨别本色。

“那案子怎么样了?”白翎八卦的神色眉飞色舞的。

“唐五小姐勾结李夫人杀了自家老爷子,人证物证确凿。”方幽面无表情。

“怎么那么不小心啊。”白翎嘟囔着。“不是说女人的心思都很缜密的么。”

“唐老爷子之前患有心脏病,李夫人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会让人心跳猛烈加速的药剂,谁知

道药剂不小心撒到鞋子上了,她还刚好穿着那双鞋子参加宴会,就撞到枪口上了。看样子心

思缜密还是要败给虚荣啊。”方幽无力地摇头。

“那老爷子的遗产呢?”

“老爷子生前的遗嘱说得明明白白,若是继承人败坏了家风,就没有继承权了。剩下的人按

法定顺序继承即可。”

“哼,那个唐五小姐贪心不足,要不是非要100%的继承权,还急着害死老爷子,也不会惹

人怀疑吧?说来也是败给贪婪了。”白翎跳回自己的架子“这回你气也受美了,还没见过谁

对你那么颐指气使。你跟她们到底有什么渊源啊?”

“白翎,既然这么八卦,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方幽抱起旁边的枕头将自己陷入了柔软的沙

发中。

《解梦者》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懒人君)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方幽,方小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懒人君)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解梦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方幽,方小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