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汉医》南阳汉医艾绒 完结版 汉医BL

汉医

古代言情连载中

《汉医》由网络作家阮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恒,惠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班惠昭在决定跟随刘恒去代国之后,就被交到刘恒的贴身丫鬟碧珠手中。那叫碧珠的丫鬟以前是未央宫的宫女,后来在刘恒被封为代王时,被赏赐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4:31: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汉医》由网络作家阮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恒,惠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班惠昭在决定跟随刘恒去代国之后,就被交到刘恒的贴身丫鬟碧珠手中。那叫碧珠的丫鬟以前是未央宫的宫女,后来在刘恒被封为代王时,被赏赐

《汉医》免费试读

班惠昭在决定跟随刘恒去代国之后,就被交到刘恒的贴身丫鬟碧珠手中。那叫碧珠的丫鬟以前是未央宫的宫女,后来在刘恒被封为代王时,被赏赐给他,随他一起去了代国。

同期赏赐的宫女有五人,不过碧珠做事做人颇有些手段,深的王府那些老嬷嬷的喜欢,所以被安排在刘恒身边近身服侍。

因为是贴身大丫鬟,碧珠自是觉得高人一等,刘恒的事情她大概都知道,可是这次,她却不清楚王爷为何会带这个女子回王府。惠昭因为私下跟王爷谈过话,而碧珠却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这一点已让碧珠对班惠昭产生了厌恶之心。

所以碧珠从刘恒手里领走班惠昭之后,对她十分冷淡。碧珠本来可以给惠昭安排一个房间睡觉,可依然让惠昭回柴房将就一晚。

碧珠又对惠昭交待道:“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回代国,你可给我起早点,要做的事情可多着呢!”

惠昭见她趾高气昂的样子,倒也没放在心里,只是以为大户人家都是这样的态度。

因为心中装着事情,惠昭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生,早上很早就爬起来。她穿好衣服走出柴房时,外面的情形吓了她一跳,因为满客栈里站的都是官兵。

原来是昨晚上,客栈的掌柜被刘恒的家丁拿去了府衙,晋州县令听闻代王身在晋州城内,当夜就派衙役来客栈周围保护,今天早上更是天未亮就守在客栈大厅里等着刘恒起床。

惠昭怯怯的绕路跑去二楼跟碧珠汇合,碧珠看了她一眼,说:“夫人那边缺人手服侍,你过去候着。”

刘恒从代国来长安接薄太妃时,身边只带了两个丫鬟,如今薄太妃那边只分了一个人,的确不够用。

薄太妃穿着全黑的锦缎汉服端坐在一面铜镜前,一个少女在给她梳头,嘴里一面说着楼下那些官兵的事情。

只听薄太妃说:“咱们不声不响的回代国就好了,怎么就惊动了官兵,这样反倒麻烦。”

一主一仆正说着话,见惠昭进来,齐齐把目光转向她的身上。

惠昭在门口停下步子,赶紧低头说:“碧珠姐姐说夫人这里缺人手,让我过来候命。”她毕竟没有伺候过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薄太妃打量了她两眼,见门口的女子长的干净体面,神情虽然有些紧张,倒也算是不卑不亢,心里对她不禁有些好感,于是问道:“你就是恒儿昨晚收留的那个女子吧?”

惠昭点头称是,薄太妃又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如实说了。

薄太妃想了一下,对身边的丫鬟说:“漪房,以后这丫头就留在我身边,你带着她学着做事。”因为惠昭知道刘如意之事,薄太妃始终觉得不安心,唯有把她放在眼皮子地下才觉得妥当。

“是,夫人。”叫漪房的丫鬟声音圆润,十分动听。

漪房招呼惠昭过去,而后吩咐她收拾房中的衣物及用品,并教她如何折叠打包:“这些东西收好了,你就送到楼下马车上去,自有人收拾放好。”

漪房点头,手脚利落的收捡起来,一面偷偷的打量着薄太妃和漪房。

薄太妃年纪不过三十出头,加之保养的好,看起来依然很年轻,但是她的神色当中总是带着一些忧愁。而漪房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身量跟惠昭差不多,不过说话做事却十分稳妥,看得出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漪房帮薄太妃梳好头,正要给薄太妃戴珠钗,薄太妃却不要,只捡了一个白色的绢花插在鬓边。惠昭收拾衣物时发现薄太妃近些天穿的衣服都是些黑色或者白色的,再看她戴绢花的举动,心知她这是在给太祖发丧守寡。

两人都是手脚麻利的人,当刘恒来请母亲上马车时,她们已经准备好了。

王府的车队人数并不多,只有两辆两匹马的马车,两辆货车,三个丫鬟和数十个武丁。

代国定都于晋阳,此去还有近千里路程,一路上并不太平,刘恒原本并不打算拿出代王仪仗,只想低调而迅速的接回母亲,可是晋州县令大张旗鼓的带兵来恭送他们,他也只有生受他们的虚礼。

地方官兵不得跨地域行动,县令送刘恒一行出了晋州之后必须撤回。就在官兵走之后,刘恒在一个壮硕青年的陪同下一起往薄太妃的马车走来。

隆冬时节赶路是件很辛苦的事,纵然薄太妃的马车里铺着绒毯、燃着手炉,寒风依然透过车帘卷了进来。刘恒在车外向薄太妃请示后钻入马车里,漪房和惠昭也在马车里伺候薄太妃,那年轻男子停在马车外并不进来。

“母亲,今天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兴许可以赶到汾州。姚都尉建议我们在汾州停留一段时日,等王府的卫兵赶来汾州和我们会和,我们再回王府,您看怎么样?”

刘恒的小脸和小手冻的通红,薄太妃赶紧将手中的暖炉塞到儿子手中,并问:“这大冷天里,应是尽快赶回王府才好,为何要在汾州停留?”

刘恒偏头对车外说:“姚都尉,将你的想法说给母亲听吧。”

“是。”一个浑厚的男声从车外传来:“据末将得知,代国境内近两月并不太平,有流寇劫掠,如今代王和太妃身份已暴露,但周围无亲兵,如此赶路实在危险,不如在汾州停留,等亲兵相迎,才可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姚都尉乃代王府的家臣,一直伴在刘恒左右,可谓是忠心无二,所以当他提出在汾州滞留的意见时,刘恒立马就来跟薄太妃商量。

薄太妃其实并没有什么主意,于是说:“如此,恒儿和姚都尉商定好就行。”说着不知为何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刘恒眉头一皱,眼神扫向漪房和惠昭,问道:“你们是如何伺候太妃的,为什么病了?”

漪房赶紧低头回话道:“奴家没有伺候好,王爷恕罪。”

惠昭在一旁低头小心说道:“太妃今日早起应该是喝了冷茶,之后用早点时又吃了寒性食物,在马车上经风一吹,所以才会咳嗽。”

惠昭很细心,之前在见到薄太妃时就注意到她的手边有一杯已经没有热气的茶,吃东西时她也一一记在心里。

刘恒更不悦了,严厉的问道:“你既然知道如此不好,怎么不提前阻止?”

惠昭只觉得委屈,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小丫鬟,哪里有她说话的份?

刘恒想想不是问责的时候,于是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做过药童,既然懂医理,以后太妃就由你来服侍,如果再病了,拿你是问。”

薄太妃倒是个心慈的,苦笑着说:“我这身体一向不好,你何苦让她们因为我受罪。”

“就是这样才要让她们更用心的伺候。”

硬派到头上的任务自然只有接受,不过惠昭并不反感,因为她看得出来刘恒对他母亲可谓是十分的孝顺。

一天在马车上度过,快到夜晚时他们果然到了汾州。姚都尉之前提前赶路,早在汾州包下一座院落供他们落脚。到了临时的住处,又是一阵收拾忙碌。

薄太妃的身体不是很好,没想到咳嗽一天比一天厉害,惠昭这两日天天奔跑于药店和小院之间,请了不知多少个郎中,开的方子都是大同小异,但太妃的病一直不见成效。

看着刘恒脸色一天比一天黑,惠昭突然想起辛郎中跟她说的一个偏方。

“王爷,我以前听郎中说过,将醋煮沸,放凉后服用,可以止咳除咽痒。”

“取些白醋烧沸,放凉后每次服一小匙,慢慢咽之,有散瘀、解毒、消肿的功用。用它治咽炎咳嗽,取其消除咽痒的功效。”惠昭清楚的记得辛郎中跟她说过,此法有时可收到意想不到的功效,不过对脾虚湿盛,有骨关节病痛的人不适合。而且也不能多喝,会损齿伤胃。

“喝醋?”刘恒有点不信,这个方子未免太偏了。但他见惠昭斩钉截铁的样子,又觉得白醋喝下去不会出什么问题,试一试总比看着母亲这么难受的咳嗽要好。

惠昭见他同意,赶紧去厨房准备。别说这偏方真的有用,薄太妃咬牙喝下去一小碟之后,果真咳的好多了。

“这个法子只能用来救急,病根还得用药物来医治。”

见惠昭的法子有用,她说什么他们自然相信,大家几乎都觉得她比那些郎中要有用多了!

《汉医》精彩评论

    犹豫了一下,还是给粮草。八十年代重新引领和重建现代医学是有趣的 ,如果能再详细写一下现代医院和医学制度对当时的社会的影响就更好,从小人物视角出发的话。多讲一下医师里提过的住院医制度,综合医院制度不好吗。后面大半参与中国近代史的内容显得太过幼稚,想当然,很多专业清末民国提过的问题在我们这个分类读者中已经是不言而喻的常识问题,所以显得有些微毒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