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天赐良神》天赐良基 第二十五章 周嵇天师 天赐良神精彩试读

《天赐良神》天赐良基 第二十五章 周嵇天师 天赐良神精彩试读

发布时间:2019-12-05 23:35:2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醋溜土豆丝 状态:已完结

《天赐良神》由网络作家醋溜土豆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染,墨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是被活生生颠醒的,睁眼时四下一片黑漆,我借灵识左右探了探,原是被那天师收进了法器里,好在法器里的灵气充沛得很,足够我静息打坐,

>>>《天赐良神》在线阅读<<<

《天赐良神免费试读


我是被活生生颠醒的,睁眼时四下一片黑漆,我借灵识左右探了探,原是被那天师收进了法器里,好在法器里的灵气充沛得很,足够我静息打坐,调养灵息。

我调好灵息后,便开始想法子冲出禁制,想了约莫有十二三个,好似一个都不可行。

头顶忽然有了一点亮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上边传了下来,“你倒是有些本事,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在我葫芦里呆了三日仍旧毫发无恙的妖精。”

三日?原来我竟睡了三日之久。

“天师,这里头舒服得很,你要不也下来坐坐?”

我诚意邀他。

不料他轻笑一声,道“那你便好生呆着吧。”

言罢,那仅留的一点光亮也被他收了回去。

我怏怏不乐,只得坐下来撑着脑袋继续想逃生的法子。起初我还能变作一道青烟飘到那壶口探探外边的动静,随着我在那法器里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也渐渐开始使不上力了,我只能躺在那壶底,灵识也变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混沌。

不行,比起逃出他的魔掌,保住性命才是当务之急。

我盯着那壶口,小声唤他:“天师?天师!”

许久过后,壶口终于被人掀开了一角,他的语气略微有些意外,“你竟然还在。”

我抬起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将他殷切望着。

“天师可否容我出去透透气,一盏茶的功夫便好,这里头实在憋得慌。”

“不行。”他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就将我打落谷底,壶口随后又被他重新封上。

我皱眉轻叹一声,在心里凄凄复凄凄悲叹着时运不济,生不逢时,时不待我,天道不公。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开口,语色有异。

“你跟之前进来的妖怪都不一样。他们要么哭着喊着求我放他出去,要么骂我激我放他出来。却没有一个似你这般安静无声的。”

废话,我但凡还有一点气力,哪有不骂你之理 。

我没好气道:“那样,你便会放我出来?”

“自是不会。”

我苦笑一声,又道,“那我干嘛要平白浪费气力。”

他笑笑,“你倒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笨。”

过了一会儿,我又变了副温和的口气想探探他的口风,“天师,你很讨厌妖精?”

“妖精剜心食人,难道会有人喜欢?”他反问道。

“也不是所有妖都如此。”譬如说我,我极力想纠正他不免有些偏激的想法。

“至少我见过的妖没有一个不是如此。那日若非我及时出手,你不也准备谋人性命么。”

“你打哪里看出我要害人了。”

不想我如此善意的救人之举,竟被人看成要作恶,实在是冤枉。

他沉着向我解释,“你虽扮作天师,却半点骗不过我,试问有哪一个天师连回阳丹也没有,又有哪一个天师会称呼同道为道友。”

回阳丹,我怎么忘记这一茬儿了。

“那不叫道友,叫什么?”我憋嘴,仍不服气。

“道士是道士,天师是天师,两厢岂可混做一谈。”

道士和天师,我倒是没瞧出半点区别来,不一样口声声要降妖伏魔为道。

我咬牙自认倒霉,“敢问天师尊姓大名。”

“周嵇。”

“你问这个作甚?难不成要记下,等来世来寻我复仇。”他摇摇头,继续说,“只怕你已经没有这等机会了。”

我欲哭无泪,我不过是想与他套套近乎,顺顺人情,怎的还把我说成睚眦必报的小人了。

这世上怎会有这般偏执,自以为是的凡人。

他的声音压得低沉,有些不耐烦,“好了,你的问题不免太多了,我可没功夫陪你闲聊。”

接着,只觉周身一阵颠簸,他像是拿着这法器在走动。我猫着脑袋,探了探,“天师,这是要去哪儿?”

他急着赶路,并不回我,我在这黑漆漆的法器里昏昏欲睡,不一会儿便如愿入了梦乡。

外边的动静我是越发听不清了,更不晓得今夕是何夕。只是我也渐渐发现,虽然我的四肢感触越发模糊,却并不危及性命。

不由感叹,这周嵇才真真是那歹毒之人,捉了人并不给其一刀痛快,而是欲擒故纵一番,一点点消磨他人的意志,到最后只能任其宰割。

我昏睡了几日,醒来时那葫芦终于又能透进一些光亮了。

我以为是那周嵇,由开始轻声抱怨,“天师是要将我煮了炖了还是剁碎了炼丹,可否给个痛快。”

“老大,咱们好不容易捉来的妖精全给那可恶的周嵇捉了去,好在这葫芦里还留了只,应当还能捞个好价钱。”说话的却不是那天师,竟是几个人贩子。

人贩子乐呵着将葫芦翻转过来,只觉天旋地转,我身子一倾,滑到了壶口,此时壶口青亮的光芒也越来越敞亮。

我心头一喜,化作一股青烟,从那壶口飞出,落地化了人形。

及地时,才发现那偏执天师正与数只妖兽缠斗,一时间打的难舍难分,全然顾不上我。

我大笑三声,正要遁地而走,不想那地上已被人下了禁制,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我猛地一回头。

身后三人俱是将我盯住,许久过后才有人憋出一句:“怎么还是个破了相的。”

“破了相那就卖到炼丹房,价钱虽少了三成,终归聊胜于无。”他们肆无忌惮谈起我的去路。

我好不容易出来透口气,又被人贩子给惦记上了,这世道怎么这么乱了。

我心里这厢正嘀咕着,手上一紧突然被人拽到一边,来人一手撑着墙面,一手捂上我的嘴,轻声道,“没想到你这么遭人嫌弃,想你日后也只能随我混了。”

白染细细的睫毛刷在脸上,映着粼粼波光,十分好看。

“还不快走,莫非想尝尝那炼丹炉的滋味。”白染见我出神,循例又戳了戳我的脑门,随后念了道诀,将我带离了这龙潭虎穴。

“仙上,你怎么来了。”

我理好凌乱的青丝,偏头瞧他。

白染仰头望了望拂晓的天色,神色泰然,“我恰巧错过此地,方才在那客栈听闻有个破了相的小妖,便知道是你。”

原来我在他眼里竟是这么个形象。

“凡界远不如你想的安宁,凡人也并非全是些拜神惧妖之徒,但凡有几个例外,都能将你置于险境之中。”

白染一双桃花眼里透着些许光泽,但见他眉梢微翘,眸色一沉,“你怎的不呆在那云坤城等我,莫非是担忧我。”

我望着他笑。

“仙上那日不告而别,才险些吓坏了五五。”

“噢!”

他眸光一闪,松了眉角,负了手俯下头来瞧我,我手心攥得汗涔涔一片,绕是踧踖不安。

“那未璟神君可是去了九重天?”

未料及他突然这么一问,过了须臾片刻,我才木讷着点了点头。

“仙上,我饿了。”我摸着不争气的肚子,冲他粲然一笑。

他无奈地摇摇头。

“你笑得再好看也没用,如今荒郊野外的,去哪里寻吃的。”

我泄了气,埋头去踢脚下的石块。

“不过,前方有座小镇,想必还是寻得到一间饭馆子。”白染淡然说道。

不知是我错觉还是怎么的,白染好像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了。

不一会儿,我们便顺利步入了桃源镇的地界,也顺利寻到了一间的客栈。

想是桃源镇地界小,又不热闹,客栈内只有寥寥几个人烟,我很顺利就寻到了靠窗的位子。

我扫了扫条凳上的纤尘,伺候白染坐下,他见我比以往殷勤了不少,惊奇地将我望着,“今日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嘿嘿笑着,此时小二肩上搭了块布巾,吆喝着过来招呼我们,“两位客官要点些什么?”

“有什么上什么。”我豪气一掌拍在桌子上,学着隔壁桌财大气粗的模样。

小二骇得愣在一旁,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白染望着饿死鬼投胎的我,嘴角一扬,“还是端些管饱,大份儿的来,只是要快些。”

“好嘞!”小二这才点着头回了内堂。

待他走后,我愤愤道:“那小二怎的这般瞧不起人,只听你的却不理我说的。”

“不是人家瞧不起你,倒是你这番架势太骇人了些。”白染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神情有些哭笑不得。

“我有这么吓人么?”我连忙摸摸脸上的面具,迷惑不解。

白染但笑不语。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锣鼓喧天的动静,小二恰巧端了饭食上来,见我望得有些费力,笑着开口说,“两位想必是外地来的吧。此番倒是有眼福了,叶员外特意请了云坤城的天师前来驱鬼降妖。一会儿便要开坛问法,届时二位便能大开眼见了。”

天师?现今我最是听不得这两个字。

我低头扒着饭,假装听不见这阵响声。

“你快些食了,晚了可就赶不上了。”白染突然吩咐道。

闻言,我微微一怔,仰头望着他,“仙上莫非也要去凑那热闹。”

白染搁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我们要去的是另一处。快走吧。”

《天赐良神》 精彩点评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白染,墨漪)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白染,墨漪)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白染,墨漪),女主(白染,墨漪)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白染,墨漪)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天赐良神

天赐良神

作者:醋溜土豆丝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白染,墨漪)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白染,墨漪)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白染,墨漪),女主(白染,墨漪)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白染,墨漪)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