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帝纪》帝纪殿上臣txt书包 变故 帝纪虐文

《帝纪》帝纪殿上臣txt书包 变故 帝纪虐文

发布时间:2020-02-28 14:33:1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夏初泽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帝纪》是夏初泽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曲老,夏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X500年银虎帝国皇城 富丽堂皇的宫殿,金碧辉煌的建筑,欢声笑语充满这座奢华的皇城,在这个象征高贵身份的城堡之中,居住着这个国家的主

>>>《帝纪》在线阅读<<<

《帝纪免费试读


X500年银虎帝国皇城

富丽堂皇的宫殿,金碧辉煌的建筑,欢声笑语充满这座奢华的皇城,在这个象征高贵身份的城堡之中,居住着这个国家的主宰者,也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

贵妇们互相攀比自己的首饰,老爷们互相交谈着自己的财产,一派祥和的景象之下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肮脏不堪。

“呵,这就是人性的丑陋吗?真是百看不厌。”皇城中央的高楼之上,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手持红酒,静静坐在高处观察着下面流动的人群,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眼,一头飘逸的黑发,略显消瘦的身材倚靠在白色的座椅之上,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高贵的气质,此人就是银虎帝国第二十四代皇帝——南康龙的儿子,也是当今帝国的第三皇子——南康哲瀚。

看腻了下面的丑态,南康哲瀚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身走到了卧室之中,看着桌面上的文件,嘴角露出笑意,“呵,真是残忍,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看来生下我算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了,你说是吧,一郎。”

“你不也乐在其中吗?这样的计划让你兴奋了。”房间的暗处,一个伫立的人影抱胸而立,轻声回答。

“呵,对自己的弟弟下手,我还真的有点不忍心,不过这都是父皇的意思,我这个当哥哥的也很无奈呀。”

“收起你那副伪善的嘴脸吧,虚情假意不适合你。”

“哎呀呀,你真是一点也没有朋友的自觉,就不能让我再享受一段时间兄弟之爱吗?呵呵,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去迎接我可爱的弟弟吧。”抬头看着房顶,南康哲瀚眼中充满了异样的兴奋。

在皇城的东北角,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裙,一头黑色过肩长发的女子正坐在那里,宠溺的看着眼前两个男孩玩耍,此女子就是银虎帝国的第五皇妃——彭夜雪,而眼前的两个孩子则分别是第八皇子——南康天佑、第十皇子——南康天熙。

“呜呜,妈妈,哥哥欺负我。”一路小跑的南康天熙冲进母亲的怀抱,带着泪水的脸埋怨比他大的哥哥。

“喂,爱哭鬼,你都已经6岁了,不要缠着妈妈。”

“不要,不跟你玩,你欺负我。”看着两个孩子喋喋不休的争吵,彭夜雪也只是简单的笑了笑,将两个孩子同时拥入怀中,眼神突然变得悲伤起来,因为她知道这样快乐的时光已经结束,她们母子三人迎来的将是一场生死之局。

感觉到母亲的情绪有些失落,南康天佑用稚嫩的手拍了拍彭夜雪的肩膀,严肃的说道:“母亲,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情,天佑都会保护你的。”

听到声音的彭夜雪笑了笑,将两个孩子松开,摸着南康天佑的脑袋,“天佑,你这么小的年龄能说出这样的话,母亲很欣慰,但真正需要你保护的是天熙,答应我,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们一定要活下去,即使委曲求全也要忍耐,因为一旦死了,你就什么都失去了。”

南康天佑点了点头,有些懵懂的看着眼前的母亲,他不懂此时彭夜雪心中所想,但却牢牢记住了母亲这句话。

看着两个孩子重新恢复了笑声,彭夜雪暗自握拳,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转身离开,而就在彭夜雪刚刚迈出几步的时候,一个身穿蓝衣的侍卫突然出现在其面前,脸色凝重,“皇妃,请迅速跟我离开这里,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彭夜雪疑惑的看着对方,轻笑一声,“我还不能离开,距离计划实施还有三天,不要着急。”

“皇妃,我查到第三皇子已经下令,要秘密处决皇妃和两位皇子,如果现在不走,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他们马上就要赶来了。”

“不可能,我可是皇帝钦定的皇妃,他没有这个权利来杀我,虽说皇帝现在已经失踪,但我不相信他这么快就要动作,这不符合他的作风。”

“我也很意外,不过这个消息千真万确,请皇妃和两位皇子赶紧随我避难。”

对方是一直跟随自己的侍卫,他不可能骗自己,而且彭夜雪隐隐约约也能听到外面的嘈杂声,事实摆在眼前,彭夜雪也只能接受,“小凡,我身负家族的重担,不能在此放弃,我必须留在这里,你抓紧时间带着我的两个儿子离开,千万要保住他们的性命。”

“可是皇妃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一定会······”

“不用担心我,我自有我的办法,你赶紧带着他们两个离开皇城,走得越远越好。”两人犹豫不决之间,外面突然传来了惨叫声,彭夜雪知道对方已经杀到这里,不能再犹豫下去,“彭凡,这是命令,立刻带着两位皇子离开,快!!”

惨叫声越来越接近,彭凡咬紧牙根,冲了过去抱着两个还不清楚状况的兄弟从后门急速离开,看着远去的背影,彭夜雪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将自己头上的发钗摘了下来,双手合十,口中念着咒语,突然在彭夜雪脚下出现了一个虎形图腾,彭夜雪缓缓将双手打开,微微抬头,足下突然开始发出耀眼光芒。

“花之国圣女彭夜雪,未能完成花之国数百年来的愿望,愧对祖先,如今更是面对死亡之险,为了将花之国大业继续下去,彭夜雪自愿将所有力量奉献给下一任圣女,希望她能不负所托,带领花之国走向光明。”话音落,彭夜雪紧握拳头,足下图腾慢慢消失,所有光芒汇聚到其身上,双手合十的一瞬间,彭夜雪身上的光芒如流星一般冲入天际,消失无踪。

完成仪式的彭夜雪已经筋疲力尽,颓废的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就在这时,第三皇子的手下也已经攻入了庭院,抬头看着眼前的部队,彭夜雪只是轻笑一声,抬头看着远方,脑中却是两个孩子的画面。

且说彭凡带着两个皇子急速而奔,在皇城之中来回穿梭,历尽波折终于回到了自己在皇城的秘密场所,彭凡将两个皇子安顿好,随后转身去翻东西,开始准备一些衣服和食物。

突来的变故让南康天熙有些错愕,呆呆的坐在那里,甚至都忘了哭泣和害怕,但南康天佑可没有失去冷静,他站起身来,走到彭凡的背后,表情严肃的问道:“皇城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突然将我们带来这里?还有,我的母亲现在怎么样?”

一提到彭夜雪,彭凡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即继续忙碌不肯答话,南康天佑撇到旁边桌子之上的佩剑,眼神一冷,快步走上前去拔出宝剑,抵上彭凡的脖颈,“我是银虎帝国的第八皇子,你只不过是一个侍卫,你没有权利拒绝我的问话,母亲到底怎么了?”

彭凡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南康天佑,着实被吓了一跳,那孩子眼中充满了愤怒和冷酷,这不是一个只有八岁大的孩子应该有的情绪,浑身不自觉散发出的威慑力更是让彭凡打了一个寒颤,“皇子殿下,这件事情我以后再向你解释,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立刻离开这里。”

慢慢的将南康天佑手中的剑拿过来,彭凡松了一口气,刚想要再提醒两人几句,房门突然被人踹开,几个身穿黑衣的侍卫出现在门前,彭凡认出对方是第三皇子的人,当机立断将两个皇子护在身后,持剑迎战。

对方也是有备而来,一起冲了上去,彭凡向后稍稍退了一步,眼睛盯着攻上来的几个人,不敢怠慢,而在双方交战的空隙,南康天佑拉着弟弟的手向着门口跑去,侍卫看到皇子想要逃跑准备转移攻势,彭凡看出对方意图,瞬间闪到了门口,将众人拦在屋子里,“想要去追,就过我这关,呵,派你们几个前来,看来我被三皇子小看了。”

南康天佑带着南康天熙跑出房间之后,便一直奔着皇城大门的方向而去,同时眼睛也四处打量着周围的人群,防止有人突然袭击,等来到大门附近的时候,南康天佑却发现门口之处全是侍卫,根本不能出去。

无计可施,南康天佑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回头看了一眼右面的宫殿,眼神一转,对南康天熙轻声说道:“弟弟,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玩的捉迷藏的游戏吗?”

“当然记得,哥哥,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天熙不听话,我们为什么要逃走?”

“才不是,天熙是最听话的孩子,我们现在只不过是和母亲在玩捉迷藏,不过这次如果被母亲抓到,她就会罚你吃酸梅。”

“天熙不要吃酸梅,天熙讨厌吃酸梅。”

“所以天熙一定不要让母亲抓到你,你听好,从这里向右一直走就是大哥的住处,你要躲到大哥那里,母亲就不会找到你了,不过你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的行踪,因为他们可都是母亲的同伙,明白了吗?”

南康天熙笑着点了点头,冲着南康天佑笑了笑,便向着右面跑去,只剩下南康天佑一人独自沉思:现在想要离开皇城根本不可能,刚才突袭之人背上有山艮两个字,他们一定是山艮殿的人,也就是第三皇子的人,如今父皇不在,二哥又没有权利,只有第一皇子能保护天熙,右边就是第一皇子的住处,凭借天熙的智慧一定能安全到达那里,至于彭凡,他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我应该回去找他。

心思笃定,南康天佑躲避着侍卫的同时,也向着彭凡的房间跑去,行至半途的时候,南康天佑突然觉得仿佛有人在看着自己,停住脚步的一瞬间,一个人影迅速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阴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呵呵,我可爱的弟弟,你要去哪里呀。”

《帝纪》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夏初泽)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曲老,夏诚),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帝纪

帝纪

作者:夏初泽类型:奇幻灵异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夏初泽)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曲老,夏诚),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