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帝纪》景帝纪事 噩耗 帝纪大叔受

《帝纪》景帝纪事 噩耗 帝纪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2-28 14:33:4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夏初泽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纪》的小说,是作者夏初泽创作的奇幻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额,算了,你还没有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叫夏明轩,是我的儿子。”循声而去,南康天佑看到一名男子出现在门口,一身黑色的

>>>《帝纪》在线阅读<<<

《帝纪免费试读


“额,算了,你还没有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叫夏明轩,是我的儿子。”循声而去,南康天佑看到一名男子出现在门口,一身黑色的西装显得特别干练,“皇子殿下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还是赶紧上床休息一下。”

南康天佑警惕的看着对方,似乎有一些敌意,而那男子并没有将其看在眼中,把南康天佑抱上床之后,坐在旁边,介绍自己,“我名为夏军,是东福阁阁主,隶属于五殿之中的火离殿,听闻皇子遭难,特此出手营救皇子。”

火离殿?那不是第七骑士莫千秋的势力范围吗?而且五殿一直都是第三皇子的部下,眼前之人也一定是第三皇子的人,不得不防,如此想着,南康天佑再与对方交谈的时候,便提高了警惕,“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应该是第三皇子的人。”

“没错,我确实是第三皇子的手下,不过我还没有忘记曾经的事情,当年我第一次来到皇城之中,因为得罪了一个达官贵人锒铛入狱,是第五皇妃网开一面救了我的性命,而且还安排我到二十四阁工作,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在心。”

“啧,这么老套的故事亏你也能编的出来,快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夏军没有答话,只是盯着南康天佑看了一段时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知道皇子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了,这是人之常情,我不会奢求皇子相信我,因为我知道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既然这样,那皇子还是先休息吧,我告退了。”

看着夏军和夏明轩离开房间,南康天佑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也许那个人真的没有骗自己,罢了,就像他说的,时间能证明一切,就算他会伪装,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的破绽。

就这样,南康天佑在夏府生活了下来,养病期间,夏明轩一直来房间陪南康天佑聊天,两个人的感情也逐渐好了起来,而由于夏军的安排,南康天佑也见到了舒娜和舒悦两人,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那颗被冰冻的心正在融化。

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南康天佑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由于心中一直担心母亲和弟弟的状况,南康天佑不得不来找夏军问个究竟,走进夏军的书房之时,正好看到夏军正趴在桌子上面酣睡,南康天佑没有打扰他,开始打量房间四周的摆设,突然,他看到两个书架的后面有一个大照片,南康天佑疾步跑了过去,才看清楚是一个女子的照片,而这个女子他再熟悉不过,就是他的母亲——彭夜雪。

“当年的皇妃真的是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南康天佑吓了一跳,一回头,看到夏军已经醒了过来,靠在椅子上注视着眼前的画像,眼神之中流露着浓烈的爱意,南康天佑不懂这种感情,但是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可以信任。

“你为什么会有母亲的照片?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已经跟皇子殿下讲过了,皇妃是我的救命恩人,这张照片也是皇妃送给我的,不过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我已经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等我回到皇城之中把母亲救出来,你就可以再见到她了。”

“恩?你还不知道吗?”夏军停顿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看着南康天佑,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皇妃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传入耳中,南康天佑大脑一片空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泪水流下也浑然不知,看到这样的状态,夏军也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多嘴,赶紧跑到南康天佑身前,呼喊对方的名字,而此时的南康天佑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脑中回想着往昔发生的一切还有母亲曾经告诉过自己的那一段话。

狠狠地一咬牙,南康天佑一把将夏军推开,冲了出去,他不知道要跑到哪里,他只知道只有不停地奔跑才能让自己忘记这种痛苦,才能让自己得到暂时的安慰,不知道跑了多久,南康天佑筋疲力尽的摔倒在地上,用力的捶打地面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恨,“为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母亲那么仁慈,为什么要狠心夺走她的性命?啊啊啊。”

声嘶力竭的呼喊,肝肠寸断的心绪,南康天佑掩面而泣,任由泪水流下,多日以来的委屈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就算深陷囵圄自己也不曾放弃,就算饿死街头自己也不曾埋怨,只因为在这个世上他还有牵挂,还有为之活下去的目标,但是如今,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如果哭泣能解决问题,那么这个世上就不会那么多的悲剧了。”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舒娜走近南康天佑,将其紧紧抱在怀中,轻声安慰,“宣泄情绪确实是一种让人得到安宁的办法,但更重要的是宣泄之后的出路,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痛,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会辜负逝去之人的期盼。”

字字戳心,句句真诚,但南康天佑仍然止不住的流泪,纵然心中明白却无法抑制住感情的流露,只有放肆的宣泄才能让自己得到应有的救赎。

青色的草地上,两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只有悲恸的哭声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一个心已死的人安慰着一个即将心死的人,两颗心逐渐靠近,只为了征求到片刻的安慰。

不知道哭了多久,南康天佑终于止住了眼泪,坐在草地上的他此刻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也有了新的方向,“我要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我要让南康哲瀚付出代价,我要让这个世界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我要让你看到一个和平、平等的世界。”

“呵,我相信你,你有这样的能力,只不过不是现在,一个王者最先学会的就应该是审时度势,在什么时候采取什么样的策略,不能心急。”

“我明白这个道理,我会把这份仇恨记在心里,我要让南康哲瀚亲自体验到这种痛苦。”

“皇子这番话在这里说说即可,如果被外人听到,我想皇子也没有机会报仇了。”突然而来的声音让两人一同回头,只见夏军背着手漫步而来,“皇子有这份心固然很好,只不过皇子不要被仇恨蒙蔽,我不会劝皇子放弃仇恨,因为那太过无情,我只是想告诉皇子,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同样也可以让一个人更加冷静,如何将这两者平衡只看个人的能力,我给皇子三天的时候,这三天里面我会一直在书房等候皇子,当你想清楚如何平衡这份仇恨的时候,再来找我。”

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夏军转身离开,而那番话也点醒了正在愤怒的南康天佑,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之中褪去了稚嫩,消失了愤怒,只有让人捉摸不透的空洞。

第二天的清晨,南康天佑早早起床,整理衣服之后便直奔夏军的书房而去,当他推门走进的时候,明显看到了夏军眼神之中的惊讶,谁能想到一个刚刚丧母的八岁孩童在一夜之间竟然抛弃了情感,恢复理智,恐怕就连成年人也不曾做到。

看着站在门口的南康天佑,夏军轻笑一声,“皇子可知道你踏进这扇门的意义?”

“知道,我要你帮我成就霸业,帮我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

“呵,皇子殿下,我可是三皇子的人,你这样直言不讳就不怕我告诉三皇子吗?”

“你不敢,如果你真的告诉三皇子,我会将你救我的事情也讲出来,到时候我死你也不会有善终,不过如果你肯帮我,他日登基之后,我保证让你享尽荣华富贵,即使最后我失败,我也不会将你供出来,这样的条件,你没有拒绝的道理。”

“呵,可是三皇子现在势力这么大,我怎么敢违背他?而且三皇子还是皇子殿下的杀母仇人,你们之间势不两立,正常人都会选择强大的一方吧。”

“在登上皇位之前,我和三皇子之间没有任何的仇恨而言,必要的时候,我会与他合作,目的只有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你可以在我们双方拿好处,百利而无一害。”

在南康天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夏军一直在盯着南康天佑的眼睛,他完全看不到任何说谎的痕迹,只有深不可测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夏军轻笑一声,站起身来,单膝跪在南康天佑的身前,宣告自己的忠诚,“臣子夏军誓死效忠银虎帝国第八皇子——南康天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至于生命,只为了帮助皇子登上权力最高峰。”

“多谢。”一声感谢,夹杂了太多的情绪,南康天佑知道今后道路将更加困难,只有孤注一掷才能取得生机,而自己也只能放弃所有只为了心中那一份仇恨。

回到房间的南康天佑望着窗外,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种种事情,有些悲伤更有些感慨,这时候,夏明轩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仆人,南康天佑看到夏明轩之后心中也很安慰,这个孩子跟自己一样的年纪,但却充满了天真和可爱,而自己早就摒弃了这些,只有在对方的身上才能找到童年的样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今天不用上课吗?”

“课都上完了,所以来找哥哥玩,对了,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你这孩子真是健忘,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叫南康天佑,又忘记了。”当南康天佑说出名字的那一刻,那个仆人身体明显有些抖动,两个孩子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继续在那里聊天,而那仆人则偷偷的拿出一个小型照相机,快速的冲着南康天佑

《帝纪》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夏初泽)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曲老,夏诚),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帝纪

帝纪

作者:夏初泽类型:奇幻灵异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夏初泽)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曲老,夏诚),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