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冷情首席的逃妻》腹黑帝国总裁的逃妻 第17章 心尖儿疼 冷情首席的逃妻kuso

《冷情首席的逃妻》腹黑帝国总裁的逃妻 第17章 心尖儿疼 冷情首席的逃妻kuso

发布时间:2020-05-26 14:35:0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疯狂的蚊子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冷情首席的逃妻》是疯狂的蚊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皇宴,贺如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昊” 女人试探性的唤了一声,美眸浸了水雾,她有些不敢相信,两只小手习惯性的攥成了粉拳,来掩饰她此刻的情绪。 言天昊身着白色的

>>>《冷情首席的逃妻》在线阅读<<<

《冷情首席的逃妻免费试读


“天昊”

女人试探性的唤了一声,美眸浸了水雾,她有些不敢相信,两只小手习惯性的攥成了粉拳,来掩饰她此刻的情绪。

言天昊身着白色的休闲上衣,米色的长裤,静静的伫立在那儿,如一颗干净的小白杨,他深情满满的眸子牢牢的望着眼前的女人。

日日夜夜,他发了疯的想念她。

分分秒秒,他发了疯的梦见她。

再一次,见到她,真好。

“天昊”

“心蕾”

内心的防线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陡然坍塌,洪水泛滥的湿意涌上心头,模糊了他的双眼,如一支离弦的箭飞奔过去,宽厚的手臂锁住她娇小的身躯。

紧紧地,拥住。

紧一点,再紧一点。

“心蕾,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言天昊声音失控,带着一丝哽咽。

“对不起,天昊,对不起。”她不知道除了对不起三个字,还能说些什么。

上帝作证,她的‘对不起’是真心的。

殊不知。

来来往往的车辆中,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如一个幽魂,隔窗内,一双深潭的眸子注视着那一对‘璧人’,怒火攒动,危险集出。

树荫下,银灰色的宾利车内,丝丝尴尬的空气流动。

“天昊,原谅我当时的不辞而别,我有苦衷。”杨心蕾坐在副驾驶上,手指绕着裙摆上那一根多余的线头。

“我知道,”言天昊微顿,酝酿了一下,缓缓而问:“他,知道你回来了吗?”

口中猛然提起的‘他’让杨心蕾的身子僵硬。

心,凹陷了。

唇,苍白了。

言天昊自然也感觉到她的反应,苦笑,她,依旧放不下他。

“不知道,已经两年了,我们两个早已没有交集,他,早把我忘了吧。”清淡的语言却透着一丝无奈,一丝伤感。

宽敞的豪车,与此,却显得格外窄小,两个人沉寂,无话可说,小坐片刻,言天昊只好把她送回她在H市租的公寓里。

冰凉的花洒下,杨心蕾凌美的身子浸没在刺骨的冰水中,墨色的青丝,嫣然的红唇,娇媚的眼眸,苍白的小脸儿将这一副美人出,浴图染上了一层病态的西施之美。

纤纤玉手捧起一汪冰水,洒在脸颊,水滴滚落,模糊的镜子内,倒映出女人的模样。

“贺如风,如风,如风。”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敢这么大胆的唤着他的名字。

每唤一次,舌尖儿,痛一次。

“如风,如风,如风。”红唇微张,她细细的记着,默念‘如风’二字的唇形是怎样的。

滚烫的眼泪流出,心尖儿,疼的窒息。

翌日。

刺耳的手机铃声将杨心蕾从浑浑噩噩的梦魇里唤醒,她将电话贴在耳边,花姐夸张的声音传来:“心蕾啊,快来公司,有一项大变动!”

《冷情首席的逃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疯狂的蚊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皇宴,贺如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疯狂的蚊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冷情首席的逃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皇宴,贺如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冷情首席的逃妻

冷情首席的逃妻

作者:疯狂的蚊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疯狂的蚊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皇宴,贺如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疯狂的蚊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冷情首席的逃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皇宴,贺如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