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小说 024,你喜欢教授?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小攻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小说 024,你喜欢教授?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小攻

发布时间:2020-09-22 14:31:2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依琴翩飞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傅瑾,单傅瑾的小说是《闷骚总裁,偷吻成瘾!》,它的作者是依琴翩飞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单立鸿一脚踹在阿辉肩上,直接将他踹翻在地,“你怎么不早说?” 阿辉急忙爬起来跪好,“属下 属下也是刚知道,他出来后就派人绑架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在线阅读<<<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免费试读


单立鸿一脚踹在阿辉肩上,直接将他踹翻在地,“你怎么不早说?”

阿辉急忙爬起来跪好,“属下......属下也是刚知道,他出来后就派人绑架南南小姐的儿子,不过没成,被小爷救了,这事小爷有意隐瞒,所以我才刚得到消息。”

单立鸿焦急的踱来踱去,“他现在人在哪儿?”

“不......不知道。”

单立鸿又一脚踹过去,“废物,我养你干什么的?这点事都查不到。”

阿辉又爬起来跪好,整个身子都匍匐在了地上,“他在桐城能找的人只有万芊,等万芊回来,我们只要盯着她肯定可以找到他。”

单立鸿怒目横眉,“找到他立刻干掉,这件事办砸了我要你的狗命。”

**

万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难得睡一个这么长时间的觉,整个人舒服多了。

床边正在给万芊打点滴的护士见她醒了便说:“你已经退烧了,但是你手上的伤有些严重,以后只怕会留疤。”

留不留疤万芊不甚在意,她只请了两天假回来陪奶奶做手术,今天下午她必须回桐城,明天一早还得上班,“需要住几天院?”

“一个星期左右。”

万芊下意识的蹙了蹙眉,过了几秒,“袁医生呢?”

如今她这样,奶奶肯定不会让她出院,现在能帮她的只有袁温,奶奶特别信任他,他说的话奶奶会听。

虽然她十分不想麻烦他,但此时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护士问:“哪个袁医生?”

“脑科袁温。”

护士脸上立刻浮现崇拜的神情,“你说袁教授啊,他去开研讨会了。”

万芊疑惑,“教授?他什么时候成教授了?”

护士回答,“十来天之前吧,具体什么日子我也忘记了。”

万芊略垂眸,想起前段时间她迷上了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有一次袁温打电话给她,她就笑着问:“你当医生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混成教授?”

当时他的回答是,“你喜欢教授?”

她说:“对啊,袁教授,多酷啊!”

当时他只是笑着答,“好,那我就当教授吧。”

那时她还取笑他,“教授哪是你说当就能当的。”

这才多久功夫,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牛,太牛了!

不过等等,“你刚说袁医生去干什么了?”

护士一边收拾医用托盘一边说:“开一个月一次的研讨会。”

万芊秀眉微蹙,一个月一次,那昨天袁温在车站说是开研讨会顺便接她都是骗她的。

瞬间感觉心里沉甸甸的,阿靖这里袁温已经帮她很多了,所以她自己的事从来不会去麻烦他。

她怕债欠多了她还不起。

万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护士什么时候走了也没发觉。

直到周茹芸进来,“芊芊你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万芊回过神来,笑着看向周茹芸手里的保温盒,转移话题,“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小馋猫。”周茹芸宠溺的笑笑,一边将保温盒里的东西拿出来一边说:“你高烧刚退只能吃些清淡的,我熬的小白菜鸡肉粥。”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琴翩飞)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傅瑾,单傅瑾)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琴翩飞)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闷骚总裁,偷吻成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傅瑾,单傅瑾),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作者:依琴翩飞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琴翩飞)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傅瑾,单傅瑾)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琴翩飞)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闷骚总裁,偷吻成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傅瑾,单傅瑾),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